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5.〈煙、酒和檳榔〉

我因為家庭的緣故在高三輟學,只有國中學歷的我,只能當檳榔西施賺生活費,沒想到卻換來父女關係的惡化。台中接連發生檳榔西施命案,就在某一天,跟我同一個檳榔攤的佩棻姊也被車給撞死,目擊車禍現場的我不但被警方調,還被一位自稱是佩棻姊男友的鄭大哥盤問,他似乎對佩棻姊一往情深,想找出殺害她的兇手。某天鄭大哥找上三位小混混,卻反被圍毆,結果隔天早上,郊區的業道路發現其中一名小混混的屍體……

本作的篇名雖然有向舞城王太郎〈煙、土或食物〉致敬之嫌,但其實是仿日本「社會派推理」的作品。從一位檳榔西施的角度出發,藉由自己的身世與命案的發展,向社會控訴自身受到的歧視與不平待遇。文中除了主角的檳榔西施外,也偶爾提到一些底層勞工仰「煙、酒和檳榔」的生活文化,寫實性相當強。

就劇情的發展來看,本作提供了身為推理小該有的豐富轉折。從一開始的「檳榔西施殺人魔」與佩棻姊遭殺害事件,到鄭友文找上小混混,隔天小混混慘死的事件,乃至後來峰迴路轉的案情發展,充分提供了大眾小樂性。最後「殺人魔」的動機雖然有些異常,但其身份的設計也算是成就足的意外感,只不過線索、伏筆只有一點點,稍微降低了驚奇度。

身為「社會派推理」著重的社會寫實與控訴,本作都有達到,且兼具樂性,能用兩萬四千字的篇幅做到這些已相當不簡單。不過就我看來,本作的呈現方式可以更好。全作的文體是以女主角一人的自述寫成(僅在後頭穿插父親簡短的書信),就連自身的境遇、不平之鳴這些「社會派」的元素,都是用第一人稱的口吻道出,這容易讓讀者感到強烈的教意味。縱使主角放入很多情緒,悲哀地娓娓道來,一方面缺乏反面的論述,容易流於自自話,一方面劇情的交代都用「自述」處理,人物對話反而少了,容易讓故事陳述變得乏味。

因此,我認為本作應該多放入一些他人與主角的對話場景,且其中應該有與主角持相反意見的對談,用這種方式去呈現社會派的元素,才會顯得客觀而有力。當然,如果作者原本的意圖是藉第一人稱來放入主角悲憤的情感,那改成對話方式呈現時,就得在情境方面多下功夫,藉由動作和語氣來透露主角的悲痛情緒。

簡而言之,想呈現的情感、控訴和議題,用一段情境(場景、對話、動作等描述)去呈現,會比直截了當寫出來要來得高明。當然,也更不容易傳達給讀者,這是需要練習的,建議作者可以朝這方面努力。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一個高中輟學,之後去當檳榔西施的少女,敘事口吻似乎不應該像文中那麼正式而得體,或許應該更隨便、更「台」一點。這也是作者可以思考的課題。

整體來,這已是一篇好作品,可惜因為某些方面的不足無法入圍複選。台灣目前很缺乏社會派的推理作家,請多多加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真有趣的題材呢,實際上檳榔西施就是屬於台灣才有的特別文化,創作的作品也能成為獨特的本土作品.
尤其是本土的社會派寫實作家,非常期待能早日出現呢~~

我也很期待

我一直覺得本格派靠巧思,社會派靠筆力與深度,
前者年輕就可以達成,後者可能要有相當的社會經驗,
現在台灣有些年長一輩的作家也開始從事社會寫實型態的推理創作,
如果還能兼顧一些解謎的娛樂性(像山秀夫那樣),
那一定會成就出非常棒的作品。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是變「革」我打錯字了

沒打錯字...也有人寫這個字(我太緊張了~不好意思)

給私密留言的小路

如果你問的是閱讀取向,那我的確是比較偏愛本格作品,
但我也不能否認其他類型的推理(變格、社會、冷硬等)也有不少比本格派好看的地方。

變格派也不錯啊,而且我有提到喔,
「奇妙之味」就是變格派,你可以搜尋看看,我有提過的。

還有我可能讓你誤解了,
我們在第一階段的評選是不給分的(直接淘汰作品),
因此〈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從頭到尾都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哈哈。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FC2 blog user only!)

俺,一個獨立的個體

猫聖代/寵物先生

猫聖代/寵物先生
推理、電影、相川七
懷舊事物與日常謎團的追求者
嚮往偽工程師與玩樂家的二重生活

凡夫俗子的胡思亂想
千言萬語的人們
封裝帶走的文字串
每個蘿蔔都有蘿蔔坑
在大海裡撈一根針
愛串聯的頭版標題
通往羅馬的條條大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