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娛樂性高的擬紀實。麥克‧克萊頓《火車大劫案》

GreatTrainRobbery.jpg 

我一直認為,倒敘推理(Inverted Detective Story)和犯罪小Crime Fiction)之間存在一條不明確的界線,而構成我心的那把尺,則是前者往往著重犯人「東窗事發」與偵探「識破」的關鍵,後者則是強調犯人計畫的縝密與緊張刺激的實行過程。換言之,前者注重的是結果,後者則是程序;前者的犯人往往都是俗辣,偵人員(或是與犯人對立的一方)終究會勝利,後者則反之。

不過這樣二分法似乎也沒什麼意義,在這條界線上,分類不明的作品比比皆是。

《火車大劫案》對我而言,較偏近「犯罪小」的範疇。麥克‧克萊頓根據1855年發生的真實案件The Great Gold Robbery(所以原名應該是「黃金大劫案」?)改寫,且依據大眾對該案的懷疑,將重點放在從倫敦橋車站到福克斯通的這一段鐵路運輸上,三位主嫌Pierce(皮爾思)、Agar(艾噶爾)和Burgess(博吉司)的姓也原封不動地拿來用,只是把名字換掉而已。

也因此本作雖然是Fiction,卻採用Non-fiction的寫法,由記述者娓娓道來整個案件從籌劃、實行到調、審理的過程,以「籌謀大盜」皮爾思為主角,逐一寫下計畫的每個環節,這些環節大如取得保險箱的鑰匙,小如探問某件情報,無一不詳。

且作者還徹底利用了該種寫法。我們會不時看到記述者「召喚」出法庭審理的片段,讓我們預先知道這些人未來的下場會是如何,他們在法庭的表現與當下的行為,又是多麼突顯其人格特質。我們也可以看到作者描述一段情境前,會先以維多利亞時期的社會現象、人文風俗作輔助明,這些佔了不少篇幅的文字儘管弭平了讀者的疑惑,讓讀者更了解故事的歷史脈絡,卻顯然並非故事的一部分,但因為是採用Non-fiction的體裁,穿插大量的明文字就顯得理所當然。

接下來談談本作的樂性。

在「計畫」的部分,我們可以看到皮爾思有時去馬場買一頭「訓練精良的狗」,有時要求盜馬賊一隻兇狠的豹,有時向五個鰻皮工分別訂製五千顆鉛彈,有時要求艾噶爾和蜜瑞安隔天實行計畫時穿著「最莊重的衣服」。這位「籌謀大盜」的行動就像諸葛亮造草船一樣,乍看之下令人費解的行動背後有其用意,讀者或有疑惑,或早已了然於胸。就像觀看一位運籌帷幄的軍師,猜測他的戰略意圖也是樂趣所在。

光有「計畫」仍不足以明此類小的精彩之處。若前兩章「準備工作」與「四把鑰匙」是為了告訴讀者這位軍師與他的手下有多麼神通廣大,怎麼做怎麼成功(還可以順利通過「64秒鐘」如此高風險的試煉),那麼後半部分就是藉由許多「突發狀況」的不穩因子,徹底表現犯罪小的戲劇張力了。我們可以看到軍師如何突破行李車廂臨時更改的管理規則,如何甩開犯案前突然出現的熟人,如何在發現自己疏忽最重要的小細節時,做最大程度的補救。

最後,還有古典推理的「不可能犯罪」況味:這批黃金放在如此堅固的保險箱之下,究竟要如何奪取?火車行李車廂的管理規則臨時改變,在如此嚴密的程序監控之下,到底還有何漏洞可鑽?

神機妙算的計畫、緊張刺激的危機處理,還有「不可能犯罪」的鬥智──如果一部擬紀實小能包含上述的樂性,那必定會是非常美妙的讀體驗。《火車大劫案》對我而言,正是這樣的作品。



相關連結:
   以真實強化虛構──讀麥克.克萊頓的《火車大劫案》 by 城堡岩鎮長
   思慮縝密的駭人計畫,《火車大劫案》 by 栞
   世紀騙局,Michael Crichton《火車大劫案》 by 上川森
   《火車大劫案-試讀》麥克‧克萊頓 by chi
   犯罪心理學的最佳示範──利用人性弱點的《火車大劫案》 by 洪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FC2 blog user only!)

俺,一個獨立的個體

猫聖代/寵物先生

猫聖代/寵物先生
推理、電影、相川七
懷舊事物與日常謎團的追求者
嚮往偽工程師與玩樂家的二重生活

凡夫俗子的胡思亂想
千言萬語的人們
封裝帶走的文字串
每個蘿蔔都有蘿蔔坑
在大海裡撈一根針
愛串聯的頭版標題
通往羅馬的條條大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