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極短篇] 台大推研之謎夢館神秘譚──爪與肉墊的殺意(下)

Neko.jpg
   那是一個晴朗夏天的午後。
   當時的情況是,館主郝仁在一樓的臥房休息,我和其他四人在三樓的交誼廳玩橋牌。由於是隨興玩玩,也無所謂勝負,每打一局就由其中一人休息,另一人接手。
   約略進行至晚餐時間,這場牌局就告一段落。
   「各位請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吧!六點準時開飯。」以羅──館主的外甥女以清晰宏亮的聲音說道──自從館主因身體欠安,久臥病榻以來,就由她一直掌理一切家務。至於她還沒來這裡幫忙之前,家裡的情形是如何……當然,才來這個世界十天的我並不會知道。
   「今天的牌局真精采哪!」大家一邊熱切談論著方才的牌局,一邊步出交誼廳。
   我與以羅的房間分別在二樓與三樓,其他人──陸‧那、阿尼保、邢維等三人──的房間分別在四、五、六樓。於是出了交誼廳之後,我和以羅往左走,其他人則是往右邊方向的階梯走去。
   雖說從略圖上或許看不太出來,但這棟建築物的圓形半徑可是很大的。最起碼步行繞外圍一圈,就要約略一分鐘的時間,就算是盡全力奔跑,也需花費約廿至卅秒鐘。所以在這段前往自己寢室的路程中,我和以羅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她談起自己的舅舅目前的病狀,雖沒有表現在臉色上,但從話裡的言詞得知,她或許還是相當關心的吧!當然,由於我在這兒是員工身分,自然也不便表示什麼。
   「我先上個洗手間,你先回寢室休息吧。」到了廁所門前時,她面對我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隨後轉身進入。
   當然,我當時對於那個微笑並沒有放在心上。
   我往自己的臥房方向前進。在這大約十五秒鐘的路程中,我想了一些事。
   雖然這裡的世界與現實世界相較,可說相當異常,然而,卻還不算完全無法理解。至少整天待在這兒跟老鼠玩,比在公司上班有趣多了。我不禁有了想久留此處的念頭。
   很快就到了寢室。
   然而,當我將自己的手伸向門把的瞬間,從一樓的大廳傳來一聲槍響。


   由於我是五人之中,位置最接近一樓的,而第二接近的以羅又在上洗手間……因此,當時我幾乎是以一馬當先的姿態,快速衝下一樓,直達館主的寢室。與之後趕到此處的人,到達的時間相差約略廿秒左右。
   印象中接下來到達此處的人,順序依序是陸‧那、阿尼保、邢維,以羅因為上廁所的關係,最後才趕至現場。
   當我第一時間衝進房間時,看到一把手槍靜靜地躺在地上,槍口還冒著煙。
   那是館主郝仁用來防身,隨手放在床頭的手槍,現在則在他的左側太陽穴上開個窟窿,要了他的小命。
   在我到達現場的瞬間,對於眼前的景象稍微驚了一下,但隨後而來的,是怎麼都無法釋然的疑惑。
   當時距離一樓最近的是我,奔至現場的過程中,我也沒有撞見其他人。更何況照理說,其他人當時應該都被我拋在後面才是。
   全部人都有不在場證明……兇手到底是誰?


   「所以說,館主沒有可能是自殺的嗎?」邢維詢問方才發表意見的以羅。
   現在大家正圍坐在一樓的交誼廳內,熱烈討論方才的殺人案。
   或許各位讀者又要問了:為什麼不通報警方呢?但這裡是異世界,大家就不要計較這麼多了,或許這個世界沒有警察也說不定……唉,我這句話真沒說服力。
   「不可能,館主是右撇子,可是槍擊點是在頭左側的太陽穴,這種自殺方式說什麼都不太自然。」以羅說。
   「那使用定時啟動裝置開槍的可能性呢?」這次是女作家陸‧那發表自己的意見。
   「這我也想到了,剛剛看了一下,沒有那種痕跡。」以羅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剛剛她對大家說,她已經推理出兇手的作案方式與身分了。於是大家就開始針對各種可能性作猜測,不過,她到底要賣關子到何時呢?
   「那,有沒有可能第一聲槍響是假的?兇手當時是對空鳴槍,等到了現場才開了殺人的第二槍,因為使用了消音器,所以沒有發出槍聲。」阿尼保也提出了自己的猜測。
   「喂喂喂……這麼一來的話,你想說我是兇手嗎?當時我衝下來時根本沒看到任何人……」我有點憤怒。
   「那也不可能。」以羅打斷了我的話。「我很清楚地聽到槍聲是從一樓傳出的。」
   之後,大家又陸續做了一些推測。甚至還懷疑這棟建築物有沒有作為捷徑的密道,不過那陸續被否決了。
   「好了,別賣關子了。」我有點不耐煩。「快告訴我們答案吧!」
   「哼哼,其實只剩下一個可能,剛剛毒販說對了一半。」以羅的手指指著我。「兇手就是你!」
   「我?喂喂喂……別忘了我在廁所前跟妳分開,到距離槍聲響起為止,大概只隔十五秒的時間啊!這段時間我有可能瞬間跑至一樓,開槍殺人嗎?」
   我有點惱怒。
   「很簡單啊,就從挑高的空間跳下去。」
   「呃,跳下去?」
   「不是嗎?小貓咪?」
   「呃……」
   她難道是想說我在跟她分開之後,變身成貓,從三樓的挑高空間一躍而下……
   這、這太荒唐了。雖說貓從空中墜下時,身體會自動改變方向,讓自己的四肢對著地面著地,讓傷害減至最小。然而,還是必須要設法減緩著地時所造成的衝擊,否則,會使著地的四肢骨頭碎裂。
   我的理智「啪嚓」一聲斷了線。
   這是什麼荒謬的建築物、什麼荒謬的人物、什麼荒謬的設定、什麼荒謬的推理……
   我把手伸進桌子底下,抑止不了想翻桌的衝動。
   「嘩啦!」


   「寵物學長,睡醒了起床氣不要那麼大嘛。」耳邊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對呀,還翻桌耶,真為你家的桌子擔心。」
   我環顧四週,望著啞口無言的大家:好人、路那、蘊毒、邢維,還有其他的社員,以及……正在台上講社課的以羅。
   「寵物學長,睡得還好嗎?」以羅的臉微微笑著。然而,聲音裡並沒有笑的感覺。
   看到了她的這個表情,我的腦海裡一瞬間有股靈光一閃而過──我想到了一個動物的名字。
   隨後充斥在腦中的,是異世界的那些推理,她在廁所前和我分開時那意味深長的微笑,以及在異世界中,沒有人見過她變身型態的原因。
   我將那個動物的名字,輕聲嘀咕了一遍。
   「女王蜂……」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超白爛的

結尾真是太白爛了,
女王蜂這個生物超讚v-218

推女王蜂~XD

天啊~我一整個超愛這篇的!
除了人物的爆笑.
似乎還有向典故致敬的成分.
爆點也很不錯XD
而且我喜歡這種敘事口吻!

To 羊、小官:
白爛有益身心健康啊,
女王蜂是我畢其功於最後一行的結晶啊,當然要夠爆囉~XD

To 藍色雷斯里:
話說這是我覺得寫得最胡鬧的一篇耶,學弟竟然喜歡,
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
或許以後應該多嘗試這種風格(?)XD

這篇真是太讚了!
上集的名字就已經讓我笑到不行,這篇的結尾又如此勁爆,好像定時炸彈在我看到最後一行時,倏地發出「逼!」一聲,然後就在我體內爆炸一樣。
我覺得當事人一定要看看這篇,我想知道她的讀後感。

以羅之前就看過了,記得那時她也是在螢幕前笑得很開心。
還有,浩剛,以後留言建議用IE哦~
因為FC2的編碼緣故,用火狐留言再用IE閱覽會變成亂碼。Orz

這篇我喜歡 (拇指)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FC2 blog user only!)

俺,一個獨立的個體

猫聖代/寵物先生

猫聖代/寵物先生
推理、電影、相川七
懷舊事物與日常謎團的追求者
嚮往偽工程師與玩樂家的二重生活

凡夫俗子的胡思亂想
千言萬語的人們
封裝帶走的文字串
每個蘿蔔都有蘿蔔坑
在大海裡撈一根針
愛串聯的頭版標題
通往羅馬的條條大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