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極短篇] 台大推研之謎夢館神秘譚──言情風暴(上)

Romance.jpg 

(註:圖片保證與容無關)

時間:中午十二時卅分
地點:謎夢館二樓──「曼」咖啡簡餐店

人物:寵物先生、路那(我)、紫萱

「請先坐。」眼前的女人操著甜膩的聲音,以手勢示意我倆坐下。

一位年齡約莫廿四、五的長髮女子,穿著色的無袖短衫,外披上深藍棉質罩衫,下半身則是同色系的棕色長裙,格調輕鬆而不失高雅。臉蛋端整,有著幾分標緻,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該是之前的想像,與眼前見到的形貌有著若干的差別嗎?

「真不好意思,我沒有印製什麼名片,就用我的作品代替吧!」

女人從肩包取出一本書,遞至我倆面前。

粉紅的色系、迷濛的背景、秀氣的女娃、柔媚的身影……看到了書的封面,我倆表情一瞬間顯露些許僵硬。寵物兄微微牽動嘴角,似是啼笑皆非的模樣,我則是瞠目鎖眉,小口微張。下排還用卅二點標楷斜體紅字寫上書名:《芳心藤蔓》,左上角則是一個用草書英文寫成的大大mark:「Romance」。

正當我望向封面尋找作者的名字時,女人開口了:

「你們好,我的筆名叫紫萱,是羅曼史小作家。」

 

「寵物先生你好:

我是一位女作家,最近讀了幾本推理小說,也開始想嘗試推理的創作。在野葡萄文學誌上面看到了貴社的推理專欄,因自己渉入這領域未深,想請你們幾位當面指教一下,謝謝!

敬祝 安康

當寵物兄把這封短信轉寄給我時,納悶與疑惑在我心中開始迴盪:這位似乎是忘記留下大名的作家大人,到底是怎樣一號人物?當時的腦海中,霎時浮現了戴著塑膠框眼鏡,在截稿日前死著螢幕打字的中年女人身影。

結果,跟現實完全不一樣。

「我是透過野葡萄編輯部,請他們寄電子郵件通知您的。來不好意思,我根本不會寄電子郵件,甚至連使用電腦的次數都是屈指可數。」

「啊……看得出來,那封信的email位址是野葡萄編輯部的,我當時還在納悶著呢。其實不會用電腦也沒什麼啦,我認識一、兩個這種人,哈哈……」

寵物兄仍是一副搔著頭笑的呆頭鵝模樣。又在搓手了,那是對於眼前女性的美貌感到焦慮的故吧!真難看,我不禁咳了幾聲表示我的無奈。

「啊對了,這位是路那。」

「路那……嗎?好可愛的名字,跟月亮或什麼有關聯嗎?」

對方的眼睛滴溜溜地凝視著我打轉,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實沒什麼關係,那不過是BBS上的一個常用代號罷了。」

「噢,我了解。」她偏著頭微微一笑。看來正好相反,應該是一點也不了解吧?使用電腦次數沒幾次的人,哪懂得什麼BBS呢。

呆頭鵝把書啦地隨意翻,翻至封面頁時,發出讚嘆的聲音。

「真令人驚訝,您的著作似乎不少呢!去年年初至今已經出版了……呃,我數數看,一、二、三……約廿幾本作品,這已經不是『快手』兩字可以形容的了!」

「或許是因為目前沒有正職,所以能心無旁鶩地專心寫作的故吧。其實我自認文筆相當拙劣,還請不要見笑才好。」

女人起眼笑了,不過卻有點矯揉造作的感覺。

我瞥了一下封面頁。第一頁的空白處,有著用藍色水性筆恣意揮舞的「紫萱」兩字──還自行幫我們簽好名了。看來,她或許只是表面謙心倒是對身為「作家」相當自負。我不禁有些反感。

 

從方才開始,寵物兄與那女人就一邊用餐、一邊似親暱地個沒完。

「那,妳覺得最近出版的新書《異常》如何?」

「唉呀,正想跟別人交換意見呢!我覺得真是太好看了,雖然容好暗好暗,可是卻總覺得又有那麼幾分真實,彷彿有些心事都被作者中了一樣,嘻嘻嘻……」

一邊著,還用那纖細光滑的玉手掩著嘴輕笑,真是了。還有那句「好暗好暗」是在裝可愛嗎?我壓抑著即將顯現在臉上的不感,啊,我們到底是來這兒做什麼的啊?這樣的無意義聊已經持續了快一個小時了。

我開始仔細端詳起兩個人的言行舉止。

寵物兄談話時,通常會有兩個習慣動作──不是雙手在桌上交疊互相搓弄,就是用手不停地摸著鼻頭。後者似乎是對剛認識的人才會有的動作,那似乎是顯示一種焦慮,一種正在持續尋找著話題的焦慮。

而那個紫萱,話時雙手一直放置在桌子底下。而她隨身攜帶的淺色肩包,則是放置在雙腿上,兩手覆於其上──深怕包包被附近的人一把搶走似地保護得很好。一般都是放在旁邊空著的座位上吧?我不禁有些納悶。

而且,她明明是在跟眼前的寵物兄話,眼睛卻不時朝著我這個方向瞟了好幾眼,我可以感受到那股帶有似是好奇、似是惡意的視線。而且,視線不是看著我的眼或臉,而是在我的胸口。我的胸口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這女人真是沒禮貌。

就在我拿起放置在桌子正中央的糖罐,打算加一、兩匙砂糖在紅茶裡時,我又感受到那股視線。而且這次還停留在我身上稍微久了些。

我抓住這短暫的好機會,企圖將談話引入正題:「聽紫萱小姐想要寫推理小?」

「啊,對哦,差點忘記了……」她露出彷彿想起來此目的般的恍然大悟表情──裝肖維,我在心裡頭想著。「來不好意思,寫了那麼多的言情小,竟然會想去碰這八竿子打不著的領域,你們一定覺得很怪異吧?」

「不會呀,剛提到的那本《異常》,作者桐野夏生就是寫羅曼史小出身的。只要有才華,寫哪種領域的作品都一樣。」我把糖罐放回桌子正中央,以鼓勵的語氣這麼。真令人驚訝,對她懷有不滿的我竟然得出這種鼓勵的話,哦呵呵呵呵呵呵。

「真的嗎?我很喜歡那位作家呢,竟然不知道這回事。」

呃,書後面的解就有提到了吧?真懷疑她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裝

「老實,我今天的目的是這樣的……」她把糖罐拿了過去,也加了一匙糖在她自己的紅茶,然後把糖罐擱在右手邊。

「我打算寫一個推理故事,是以校園的社團為藍本。」

「哦,什麼樣的故事?有想到大致情節嗎?」

「首先是一位父親位居高位的少女,被神秘的組織頭目『風闇俠』給擄走,命其成為他的情婦。然後啊,在這期間少女得知在校園裡身為推理社團學長、同時也是少女男友的『他』,開始透過各種方式尋找少女的下落。這其中少女不斷地留下線索,想要讓他找到自己。可是後來少女發現,來救自己的他竟然也是組織的幹部,而且還是時常與父親作對的『東區六貴公子』之一……」

我倒吸了一口氣,如果這些話是出自於推理迷的口,或許我還會一笑置之,視其為三流冷酷派小的想像容。然而,由於對方身分的關係,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又將長久以來的羅曼史寫作經驗拿來套在推理小上──粉紅色的曲折離奇情節,再加上喜歡給書中角色取稱號的習慣,我在心堅信:一定是如此。

「啊,這樣是不是太過羅曼史化了……」不知是否被對方察覺我不自覺蹙起的眉梢,她語帶失意地低著頭

「不會,這樣其實也不錯。」

寵物兄倒是對她方才的構想很感興趣,伸出右手打斷她的話。

到推理小,也不是什麼很了不得的創作形態。許多其他領域的作家也會進來插上一,或是原本寫推理小的人之後也會去足其他類型的創作,例如寫史小的陳舜臣,寫劍客小的鳥羽亮等等。他們的推理作品或多或少也夾雜了其他小的表現方式,我認為這是不可避免的。但這對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如果推理小的風格都是一貫地解謎、邏輯推演的話,那我們也不會如此喜愛它了,不是嗎?」

這段話倒是很中肯。

「謝謝,你這麼一我就有信心了。」

「在日本,出版社為了行銷手法,還會將具有特殊風格的作家和作品冠上稱號喔。例如森博嗣的作品就被稱為『理系推理小』,不定,紫萱小姐的推理作品日後也會被冠上『言情推理小』的稱號呢!哈哈哈……」

寵物兄到這裡時還舉起雙手,用兩手食指和中指作出quotation mark的姿勢。

「哈哈哈,寵物先生您真愛笑。」

她似是很高興地掩著嘴,頭往後仰地靠在椅背上──這大概是她到現在為止最誇張的動作吧,因為她的手肘碰到了一旁的糖罐,向後靠的頭部也撞上了侍者的手臂。

結果剛送來的寵物兄的咖啡與桌上的糖罐,全都因此而翻倒在地上。玻璃杯沒有「匡」一聲破碎,真是奇蹟。

「唉呀,真對不起,看我粗手粗的。」

她露出了靦腆的笑容,搶先從座位站起,開始用與方才舉止毫不搭調的纖細動作,慢慢地撿起咖啡杯和糖罐。我瞥了一眼,糖罐裡的糖沒少多少。

「服務生,對不起,我幫這位先生再點一杯咖啡。」

我望向她將咖啡杯交給服務生的雙手──那雙光滑纖細,豪無瑕疵的手──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待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FC2 blog user only!)

俺,一個獨立的個體

猫聖代/寵物先生

猫聖代/寵物先生
推理、電影、相川七
懷舊事物與日常謎團的追求者
嚮往偽工程師與玩樂家的二重生活

凡夫俗子的胡思亂想
千言萬語的人們
封裝帶走的文字串
每個蘿蔔都有蘿蔔坑
在大海裡撈一根針
愛串聯的頭版標題
通往羅馬的條條大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