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解說] 烏鴉,是暴力的破壞,麻耶雄嵩《鴉》

Karasu.jpg 

(本文容因述及《鴉》核心情節與謎底,建議未讀過《鴉》的讀者先讀畢故事容再讀本文,以免影響讀樂趣)

 

麻耶雄嵩的作品終於在台問世了,而且打頭陣的還是《鴉》這部寫了原稿用紙928張的超級大作。

對於台灣的重度推理迷而言,麻耶雄嵩可是耳熟能詳,卻是除了《推理》雜誌155期中的一篇短篇〈誘餌〉(原名:〈徬徨的美袋〉)之外,無緣窺其風貌的作家。對他的了解大概僅止於他是繼綾辻行人、法月綸太郎、我孫子武丸之後的京大推研出身作家,並且作品風格非常前衛,具有強烈的「破壞」性質。也就是,他不是一個謹守推理小規範,作風古典的創作者。

一九九一年以《持翼暗──麥卡托鮎最後的事件》出道的麻耶,之後陸續發表了《夏與冬的奏鳴曲》、《痾》、《不湊巧的雨》等長篇,與短篇集《獻給麥卡托與美袋的殺人》,並於一九九七年發表本作《鴉》,在該年由原書房主辦的「本格推理Best10」排行榜中,拿到了第一名的殊榮。

儘管跳過了先前的脈絡,直接讓這部評價相當高的作品與台灣讀者見面,然而讀者們仍能從《鴉》的容中,領略大部分麻耶式推理的風格,與其具有破壞性的本質與精神。

● 古典的設定、破壞性的真相

如果有看過麻耶首作《持翼暗》文庫本文案的人,一定都會注意到第一句:「無頭屍體、密室、甦醒的死者、附會殺人……。」這對於本格解謎推理的重度愛好者而言,可是極具魅力的組合,作者本著對本格推理的熱愛,將許多古典元素置入這部出道作中,形成華麗的推理饗宴。

相較之下,《鴉》在古典的元素與詭計上並不若《持翼暗》那般豐富,但多了舞台設定、氣氛與「隱性」謎團的魅力,相較之下可毫不遜色。尤其是承繼前幾作的風格,融入了大量學(薪能文化、煉金術、陰陽五行思想)以強背景設定的作法,對於謎團與故事性並重的讀者,是可以給予極大滿足感的。

案件的舞台是架構在「埜」這個地圖上找不到的孤之村,村民們信奉著由現人神「大鏡」所支配的宗教,被禁止登上四面環繞的群山,也因此無法離開村莊。主角珂允為了追尋弟弟襾鈴死亡的真相,便尋找這個弟弟曾造訪過的地方,最後因為大群烏鴉的襲擊而誤打誤撞闖入這裡。接著,便是在村發生的連續殺人事件……如此類似溝正史的野設定,一來用於心理上的氣氛營造,二來塑造警方無法出入,相當於廣大封閉空間的無法地帶,如此的「實用性」具有濃厚的古典意味。

舞台雖然如此古典,圍繞故事的謎團卻融合了正統與前衛。一般來,連續殺人的主要謎團即為「找出兇手」,而在主角偵過去的案件中,也浮現了「無足跡殺人」這種傳統的不可能犯罪。另外還有一些謎,如夜半後院傳來的哭聲之謎、大鏡的真面目之謎等,是屬於外顯卻並不特別強調的謎團。表面上看來,這是一部具古典型式的正統推理小

然而,最後卻出現了相當前衛的設計,亦即結局突然揭示的兩個「隱性」謎團──村民與鬼子的特徵與不同處,以及最後的最後,麥卡托鮎如蜻蜓點水般述幾句,留下錯愕不已的讀者那幾近渾沌的事實:主角珂允的身世真相。兩個真相都極具破壞性。以下就前者稍作明,後者容後再述。

主角珂允在最後揭示了一項事實,那就是村民中除了大鏡本人與鬼子之外,每個人都罹患了先天性的辨色障礙,在他們的眼中,紅色與色都是一樣的(應該就是俗稱的紅色盲),他們甚至並沒有「紅色」的概念。這個真相可是相當大膽的設計,因為就常識而言,是很難會發生的。一般類似作品的詭局通常是使用「主角其實是侏儒」、「A與B其實是連體嬰」這種「故事中少數人具有特殊性徵」的真相。像這種大多數人,幾乎全村都患有色盲的劇情,是極端跳現實且很少會被使用的。

不過這正是作者設計這個封閉空間的另一個理由。這麼多年以來,村民都謹守大鏡的教誨而沒有離開村莊,若假設這期間也沒有外來人士的基因混血,那色盲的基因就會被一直保留下來,僅由極低的機率生出沒有色盲的大鏡,或是鬼子。孤之村的這項設定,多少強化了真相的合理性。

而且,作者還用了「男童橘花眼中的夾克顏色」、「菅山樹林的紅色楓葉」等作為伏筆,兼顧公平性與意外性。因此雖然該真相極具「破壞」本質,仍在推理小既有的規範之

● 史上最邪惡偵探‧麥卡托鮎

另一項破壞,筆者認為在於這個系列的偵探角色──麥卡托鮎。

一般讀者初見這位偵探時,會留下印象的恐怕還是他的造型。這位身著燕尾服,手拿色手杖,頭戴大禮帽的偵探,一副西方紳士的派頭,走在路上顯得非常突兀。在《鴉》這部作品中,讀者看到的是主角珂允眼中的麥卡托:稍嫌冷漠且無機質、不容他人懷疑的口吻,來無影去無蹤,早就知道一切的天才型偵探。此外,隨著故事的進展,麥卡托與龍樹家的淵源,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也逐漸從他口中道出。如果是讀過《持翼暗》的讀者,一定會對這段劇情生共鳴。

事實上,作者在出道作《持翼暗》還安排了另一個古典論理型的「名偵探」木更津悠也,作為麥卡托的對決角色,並在後續作品也有出現,也推出了個人短篇集。然而同為系列偵探的木更津,因為作風較為傳統,因此在讀者的人氣上一直比麥卡托略遜一籌。

到底這位燕尾服偵探有什麼特質,足以吸引讀者們的目光?

讀者或許會埋怨,在本作中對麥卡托的著墨並不深,其實在過去幾部麥卡托登場的長篇中,讀者能見到他身影的次數也少得可憐。《持翼暗》一直到了中後半段才登場,《夏與冬的奏鳴曲》更是只在終章出現寥寥數頁而已,到了《鴉》,視點也一直聚焦在珂允身上,麥卡托只現身出來跟主角講幾句話,對於麥卡托如何案則完全沒有描述,彷彿他是到了現場後突然得到天,然後就知道真相了。

麻耶設定的麥卡托鮎,正是擁有這種比安樂椅神探還害的破案能力,對自己的推理懷有不容他人置喙的對確信,而實際上他也是經常置身於案件之外,犯人所設下的騙局對他完全沒影響。因此他自稱「銘偵探」,其意為具有歷史的里程碑意義,能讓世人永遠「銘」記在心的偵探。另外,在短篇〈小人居為不善〉(收錄於《獻給麥卡托與美袋的殺人》)中,麥卡托在一開頭就這麼:「真悲哀啊,基本上我並不是以長篇為取向的偵探。」其意為自己往往到了現場沒多久就破案了,根本不需要長篇的篇幅。與其是自嘲,不如對的自負。

更令人顫慄的是,他並不算是一個「正派的偵探」!在《獻給麥卡托與美袋的殺人》中,讀者可以見識到他對自己的助手──美袋三条所施加的惡劣行徑,和其自身的古怪性格。這部短篇集鮮明地描繪了這位亦正亦邪,具破壞性的「銘偵探」。然後,在本作《鴉》的結尾,與其他像京極堂那樣,是專職於解開渾沌謎團的「淨化」工作,毋寧他更喜歡製造渾沌,將已漸趨明朗的事實再打入暗。

「我剛剛所的,只是你為了自我滿足而在自己腦中建立的理論……你真正的弟弟已經在十五年前被殺了。不是嗎,櫻花先生?」這句偵探的話語看在不知情的讀者眼中,有如遭遇一陣重擊。珂允就是櫻花?那弟弟橘花難道就是襾鈴?咦,可是十一的小男孩橘花不是和廿八的珂允在村子裡相遇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麥卡托鮎最後什麼都沒有解釋,只是邪惡地笑看不知所措的讀者。

● 「破壞性真相」的真相?

這部作品由三個視點的故事線構成:主角珂允的視點、橘花的視點,以及櫻花的視點。其中珂允與橘花的視點是同一時間並行的,而櫻花的視點則存在於十五年前,當時櫻花──也就是珂允──只是個十三的小男孩,而橘花當時還沒出生,十五年後(當時橘花十一)才與珂允兩人相遇在埜村。

換句話,橘花和櫻花兩人並沒有任何關係。麻耶在過去的作品中經常使用特殊的命名,這次利用了該手法,首先定出珂允和襾鈴──亦即舊約聖經中的Cain(該隱)和Abel(亞伯)──這兩兄弟的名字,然後將橘花與櫻花兩個角色置於其後,再用看似銜接的劇情,讓讀者誤以為兩人是兄弟。

十五年前的弟弟(姓名不詳),遭到心生嫉妒的哥哥櫻花殺害。櫻花懷抱著「想成為弟弟」的夢想,逐漸發狂並衍生出弟弟的人格,自此,兩兄弟的人格「珂允」和「襾鈴」就存在於同一個身體中。珂允持續嫉妒襾鈴,也畏懼襾鈴扮演著另一個他,將他的東西奪走。這種扭曲的心理在肉體遇見茅子,珂允與茅子結婚後達到最高峰。

「珂允」因為茅子與他的另一人格「襾鈴」交好,失意之下決定與茅子離婚。此時人格完全分裂,扮演「襾鈴」的肉體來到了孤的埜村,成為「庚」以服侍大鏡,然而最後卻因野長的死而並未得到救贖,失意之下回到原來的世界,沒想到在那裡又被扮演著哥哥的人格「珂允」給殺死了一次,「襾鈴」人格至此消滅。之後,珂允為了追隨襾鈴的步來到了埜村。當然,其實他與庚是共用同一個肉體,但因為如麥卡托所言,因為氣質不同所以看起來是另外一個人,也難怪村民們認不出來了。

以上就是筆者推測在《鴉》最後的最後,所爆發出主角身世的全部真相。

當然,這種敘述性詭計的伎倆,再怎麼遲鈍的讀者,到了「橘花衝進房屋,告知珂允千本家出事」的那一幕,還是會覺得不對勁(咦,橘花不是被哥哥殺死了嗎?)。不過就算察覺到了,要自行組合這種天馬行空的真相,還是需要最後麥卡托鮎所的「櫻花=珂允」、「庚只是另一個人格」這兩項線索才行……不對,就算知道了,如果沒有詳細明還是無法理解吧?然而,麥卡托鮎最後卻什麼都沒,放任那位悲慘的主角自行沉到河裡。像這種留一手給讀者自行解決的方法,毋寧是破壞推理小「結局都要有完整而合理的解釋」這條原則。

或許邪惡的人不是麥卡托,而是創造這些破壞性真相、破壞性偵探與破壞性結局的作者──麻耶雄嵩本人吧。

(本文為尖端出版社《鴉》解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我想知道...

麥卡托的行徑到底有多古怪。

等著要引用這篇等好久了XD

To 詩:
這個……族繁不及備載,
就期待之後麻耶的其他出版作品吧。XD

To 小云:
噗,我是想說等出版再貼的,
看來下次還是早點貼好了。XD

咦,可是《鴉》的正式出版日不是12/19嗎?
早就該貼了吧(指指) XD

因為……

我都是等上架一段時間才貼的。XD

解說真是件好物

如題。

那個橘花櫻花的設定真是太詐了啦,我還以為橘花是主角的幻想(鬧)

看來在腦細胞崩壞的時間看謎底是錯誤的XD

可怕的崩壞腦細胞

所以精神不好時我都會儘量跳過解謎推理,
以免腦袋昏沉看不懂導致心情不好。:P

看來在解說將真相解釋一番還是有必要的,善哉、善哉。XD

嘿嘿...
莫名其妙地這類詭計已經幾乎騙不倒我了...

所以寵物先生在解說解釋非常清楚還真是很有用呢^^ "六月六日誕生的天使"也可以補一下>///<

是指偽‧解說嗎?XD

是說我覺得《鴉》的真相比《六月六日誕生的天使》複雜耶,你看懂前者沒看懂後者真是不可思議。XD

是這樣嗎 冏
我反到覺得鴉比6/6天使淺顯易懂得多...

此回應串好像也不自覺中爆雷了 冏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FC2 blog user only!)

《鴉》──樂園倒影

?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樂園。最典型的桃源仙?,莫過於古樸傳統,民風純樸的生活環境。彼此真誠相待,生活簡單,不用多想,毋需提防。但人總會思考,思考的核心永遠是自己,自我本位的想法是難以控制的恐怖野獸。在巨獸爪牙下,樂園終將陷落,最後剩餘的也許只有飄零在水中的映...
俺,一個獨立的個體

猫聖代/寵物先生

猫聖代/寵物先生
推理、電影、相川七
懷舊事物與日常謎團的追求者
嚮往偽工程師與玩樂家的二重生活

凡夫俗子的胡思亂想
千言萬語的人們
封裝帶走的文字串
每個蘿蔔都有蘿蔔坑
在大海裡撈一根針
愛串聯的頭版標題
通往羅馬的條條大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