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推薦] 那些日子,我作夢於《狂骨》

Kyoukotsu1.jpg Kyoukotsu2.jpg

有時會覺得讀就像是作夢一般,在過程中接受非現實的體驗,讀畢作品後由大腦在「忘卻」與「銘記在心」之間做選擇,然後在下一次的體驗中或生既視感,或展開全新之旅。

當然,比起實際的夢境較為幸運的是,我們可以透過經驗分享告訴其他未體驗過的人,這本書對自己而言是「美夢」或是「惡夢」,對於已醒覺的美夢也可以重新溫習,體驗「二度夢」。可惜的是,不管是好是壞,我們都無法對書籍的夢境作延續,所幸造夢的作家大多都很體貼,懂得在最完美的那一刻喚醒我們,讓我們放下書頁回到現實。

對我而言,第一次讀京極夏《狂骨之夢》的過程,正是一種「從惡夢開始,從美夢醒覺」的獨特之魘。

從《姑獲鳥》、《魍魎》到《狂骨》,開始對京極堂系列有整體性的認識。

故事最初,一定要有一或數個看似不可思議的現象,來讓讀者「著魔」。《姑獲鳥》是懷胎廿個月未生的女子,與密室中憑空消失的丈夫,《魍魎》則是詭異的匣中女孩,與眾目睽睽之下從病床上被綁走的少女,至於《狂骨》則是更迥異於過去推理小的奇異現象:一個名叫朱美的女人,殺死了前夫四次。是前夫真的死而復活?還是朱美心因性症狀生的幻覺?

單是一個巨大的魔物還不,必然還有許多旁支的事件,來充當身旁的小嘍囉。《魍魎》有火車月台被推落的少女、武藏野連續分屍事件、御筥神宗教,以及如大箱的美馬坂研究所,到了《狂骨》則有黃金骷髏事件、二子山集體自殺事件,以及過去的佐田申義殺害事件,和詭異的「穢神主」體驗。這些看似無關的配菜,讀者縱使知道最後一定會牽扯在一起,仍無法得知那幾條連結究竟是什麼。

讀到這裡為止,我的身上已經附著許多大大小小的,名為「謎團」的魔物了。

此時,我們那愛裝模作樣的古書店長兼陰陽師,又跳出來了一句:「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哪。」我很想對他聲:「快點幫我驅魔吧京極堂!」

但是他當然不會這麼仁慈喔。

 

京極堂系列的作品,摻雜許多情報知識是出了名的。《姑獲鳥》有腦與心交流理論,《魍魎》有靈媒、宗教家、算命師與超能力者的區分論述,到了《狂骨》則更是變本加。

故事的謎團中出現了數個與「骨、骷髏」相關的夢境,或是過去的記憶。因為提到了「夢」,在故事中讓一位前精神神經科醫師──降旗弘登場,曾經尊崇佛洛依的他,因無法接受其理論所分析的結果而迷惘,卻又無法擺佛洛依身影的束縛,於是書中開始論及古今中外夢的解析──尤以榮格的夢最令我印象深刻。

再者,降旗工作的教會也有一位牧師白丘亮一,故事中同時也出現神主與僧侶、和尚的角色,因此形形色色的宗教知識更是不可勝數。最後在京極堂「驅魔」的過程中,更是出現了《古事記》的片段,以及神道傳、佛教密宗儀式等詳盡的情報敘述。

儘管知道這是驅魔的必要儀式,儘管知道這是解開謎團的必備知識,還是會如同吞下苦藥般,不自覺地皺眉。

惡夢,這是惡夢。

 

吞下一堆解毒的特效藥(知識)後,我終於如願以償,京極堂開始驅魔了。

當那沉澱在人心底處的罪惡,根生於團體當中的瘋狂,以及數十年、乃至數百年前的悲願,都透過陰陽師的口中一一道出時,過去與現在、善與惡之間於焉生連結,一切的現象回歸事實,此時魔物才真正消失。京極堂袪除的,是書中角色的心魔,以及充塞在讀者心頭的謎團之魔。

撥雲見日的結尾將此段旅程變成了美夢。如今夢已醒,我也試圖回憶夢境的一些關鍵片段,卻發現怎麼都回想不起來。前面那些突然迸出的對話、敘述由於過於缺乏章法與脈絡,以至於在讀的當下,大腦竟選擇了遺忘。

幸好我們還有一個補救的方法,那就是捧起書本再作一次夢,再一次感嘆朱美的境遇,再一次細細品味伊佐間、降旗、白丘等人的苦澀與哀愁。

經過一次驅魔的洗禮後,「二度夢」想必會是個完全的美夢吧。



相關連結:
   狼窩雜寫‧080116:像個醒來時不確定自己是否擁有過的夢。 by 臥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FC2 blog user only!)

俺,一個獨立的個體

猫聖代/寵物先生

猫聖代/寵物先生
推理、電影、相川七
懷舊事物與日常謎團的追求者
嚮往偽工程師與玩樂家的二重生活

凡夫俗子的胡思亂想
千言萬語的人們
封裝帶走的文字串
每個蘿蔔都有蘿蔔坑
在大海裡撈一根針
愛串聯的頭版標題
通往羅馬的條條大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