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容許靈異的推理視野。道尾秀介《背之眼》

SeNoMe.jpg 

讀畢《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之後再看本作,大致可以瞭解文案「獨特的世界觀」所代表的意義。

《背之眼》像是入門版的京極堂系列,應該只是表面上的:一連串乍看與靈異有關的事件,滔滔不地展現滿肚子學識的偵探,對見聞深感迷惑的主角,最後如抽絲剝繭般理清一連串的真相──以上雖然與京極有著如出一轍的模式,但究其本質卻有很大的不同。

最大的差異,就在於偵探(或是作者)對於謎團的解釋空間。

続きを読む »

熱血白袍私探。麥克‧克萊頓《死亡手術室》

CaseOfNeed.jpg 

利用冷硬小(或私探小)的模式凸顯社會議題,這在日本作品還頗為常見,不過到了美國,塑造個人魅力、描寫犯罪底層結構,或是劇情逆轉的樂性就成了重點,要如同1968年的《死亡手術室》那樣整部作品去披露一個議題──而且,在當時還是具有相當前瞻性的議題──仍不多見。

先來說說本書的主角約翰‧貝瑞。他擔任林肯醫院的病理師,某日他的同僚李亞瑟(沒錯,他有華人血統,而不是早期翻譯的那種華化譯名)被逮捕,因為他涉嫌幫一位十八的少女墮胎,導致她失血過多死亡──而這位少女剛好是惹不起的藍道爾醫生家族之女。超級麻煩的一點是:李亞瑟的確常秘密幫人墮胎,即使這次不是他幹的。

続きを読む »

娛樂性高的擬紀實。麥克‧克萊頓《火車大劫案》

GreatTrainRobbery.jpg 

我一直認為,倒敘推理(Inverted Detective Story)和犯罪小Crime Fiction)之間存在一條不明確的界線,而構成我心的那把尺,則是前者往往著重犯人「東窗事發」與偵探「識破」的關鍵,後者則是強調犯人計畫的縝密與緊張刺激的實行過程。換言之,前者注重的是結果,後者則是程序;前者的犯人往往都是俗辣,偵人員(或是與犯人對立的一方)終究會勝利,後者則反之。

不過這樣二分法似乎也沒什麼意義,在這條界線上,分類不明的作品比比皆是。

《火車大劫案》對我而言,較偏近「犯罪小」的範疇。麥克‧克萊頓根據1855年發生的真實案件The Great Gold Robbery(所以原名應該是「黃金大劫案」?)改寫,且依據大眾對該案的懷疑,將重點放在從倫敦橋車站到福克斯通的這一段鐵路運輸上,三位主嫌Pierce(皮爾思)、Agar(艾噶爾)和Burgess(博吉司)的姓也原封不動地拿來用,只是把名字換掉而已。

続きを読む »

在爆笑之中開嚴肅力場。論冷言《請勿挖掘》的解謎公平性

NoDigging.jpg 

老實,我還頗苦惱這期讀書會的心得要怎麼寫,因為很明顯地,大家看待本書一定是針對同一個方向,不外乎是角色塑造很搶眼、劇情的色幽默令人捧腹,然後最後一定會哈哈哈……雖然我自己也有哈哈哈,不過身為他的密友(?)兼創作同好,總覺得他想表現的應該不只是單純的「幽默」兩字,而是一種更想發揮的、更貼近「推理」的寫作方向。

這股確信當然來自於作者序,那句被大家Dororo化的:

続きを読む »

不安與謎團的百工圖。山秀夫《看守者之眼》

TheEyeOfWatcher.jpg 

這部作品是山秀夫2004年出版的短篇集,與《顏》、《臨場》不同,各篇章的主角各異,卻又不似《影子的季節》角色們那般地與警界緊密相連,而比較接近《動機》那樣,在各行各業(多半是公務員與文字工作者)的大小人物生活中,刻劃出職場的酸甜苦辣。〈看守者之眼〉的警察部刊物編輯、〈自傳〉的自由撰稿人、〈口頭禪〉的家事調解委員、〈凌晨五點的入侵者〉的警察網站管理者、〈安靜的房子〉的報社地方版編輯,以及〈秘書課的男人〉的縣長秘書,在工作上所遭遇的挫折、困境與解決之後的安心與感慨,都透過作者生動的描繪,而使讀者有歷歷在目之感。

山使用的筆法,並非將目光放大在一個團體的全景,藉由高處俯視的觀點呈現整個團體的風貌,而是如同雕刻刀般地切開,聚焦在團體的某個角色之上。在時間上的著眼點也不是他們柴米油鹽的日常生活,而是對準這些人職業上的突發事件,將「不安」這個聚光燈置於上頭,再一刀狠狠地劃下。

続きを読む »

法則之下扭曲的人生。恒川光太郎《夜市》

Yoichi.jpg 

讀後的感覺是:精彩,卻又落寞而悲淒。

就這幾年的讀經驗來看,日本的恐怖小也像推理小那樣,開始趨向廣義的範疇。或許一開始是以嚇人為目的(所以這類型的恐怖小就可以冠上「本格恐怖」囉?),然而讀感是否真的「恐怖」,畢竟含有讀者太多的主觀成分,於是就泛出了很多雖然帶有怪談、靈異、血腥等元素,但讀來卻一點也不「恐怖」的恐怖小。或許該:深究其寫作目的,已經不再是以嚇人為主了。

當然究其原因,也有可能是茂呂美耶在《花食》的推薦文中,解釋京極夏之語時的:「怪談的恐怖,在於作者沒有寫出來的弦外之音。(而非容本身)」

続きを読む »

套匣式的毒巧克力命案。竹本健治《匣中的失樂》

HakoShitsuraku.jpg 

或許是寫作年代的故,《匣中的失樂》比起《死館殺人事件》與《腦髓地獄》要來得親切易讀多了(雖然我得承認,我跳過了《獻給無的供物》未讀,但我相信《匣》仍是最好讀的一本),四大奇書中必定會充斥大量的學,本作的學可是與現代社會最為貼近且容易暸解,相較於《死館》也沒有那麼豐富(死館的外星知識量多到噁心啊),讀者的接受度自然提高許多。

而且……我該果然是新人作家的作品嗎?登場人物幾乎都是學生(不超過廿二),雖然多達十二位,但真正具有特色的好像也沒幾個,容幾乎從頭到尾都在寫案件、寫推論,劇情的流動也非常簡單。新本格那幾位作家剛出道時的特色與毛病這本都看得到,作品中散發出來的青春與熱情也不輸給《殺人十角館》和《月光遊戲》,這可是與其他三部奇書最大的不同點。

続きを読む »

潛藏於幸福中的暗影。宮部美幸《誰?》

Somebody.jpg 

杉村三郎在成為今多財團的乘龍快婿之後,轉到該集團的廣報室上班。某日接到會長今多嘉親的委託,希望他能協助因自行車事故死亡的私人司機梶田信夫,他的兩個女兒──聰美與梨子──編纂父親追悼集的工作,就在與聰美對談的過程中,杉村不意間挖掘出聰美廿八年前的綁架記憶,過去的綁架事件與現在的車禍案件之間,形成不確定的連結……

或許比起《誰?》,書名直譯成《某人》更能貼近作者想要表現的含意,「誰か」在日文中的意義,並非疑問型的Who,而是指不特定對象的SomebodySomebody這個詞基本上是用在直述句的,代表的是無法勾勒出輪廓,卻又確定其存在的某個人,然而,又不像Who有那種急切想知道是誰,向對方探究的意味,只是平淡地道出一個不明的形體,如此而已。

続きを読む »

C'est la vie。伊坂幸太郎《Lush Life》

LushLife.jpg 

有原則的小、活在自殺父親陰影下的繪畫青年、打算殺害情夫之婦的女心理醫生、失業後結識流浪狗的中年男子,以及習慣用金錢解決問題的畫商,這些人是「線」的主角,他們與配角們的生活都洋溢著堅持、徬徨、欲望與困擾,有人可以活得很Lush(豐富),有人則活得很Rash(輕率),有人在諸事包圍下充滿了Rush(忙碌),有人則好似受到Lash(鞭打)般焦頭爛額。

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方式,如同那幅艾雪的錯覺畫一樣,大部份人都會選擇成為在城牆上的階梯行走、不停繞圈子上升的士兵,但有部份人會選擇靠在一旁旁觀,也有少數人會選擇坐在樓梯上發呆。

但這本《Lush Life》讓我們在海海人生之間,發現了相互作用的能量,換言之,就是一個不停地讓讀者玩連連看的故事。

続きを読む »

不是傑作的名作。島田莊司《水晶金字塔》

CrystalPyramid.jpg 

尤記得傅博先生在《龍臥亭幻想》的總導讀中,提過出現在《龍臥亭殺人事件》下冊的「都井睦雄三十人血案」是島田莊司欲證明其「多目的型本格Mystery」的手段。之所以塞入這段落落長、卻與主線故事關係不大的部分,其目的在表現島田在案件之餘,另外想傳達的主張。然而,這種作法在當時的日本讀者群中得到毀譽參半的評價(是「毀」佔大多數還比較貼近事實),以謎團破解為賣點的本格推理卻加入關聯性薄弱的獨立劇情,而使得篇幅大為膨脹,會遭到讀者的反彈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實不用等到《龍臥亭殺人事件》,島田在這部1991年的《水晶金字塔》就開始力行這項做法了。

続きを読む »

俺,一個獨立的個體

猫聖代/寵物先生

猫聖代/寵物先生
推理、電影、相川七
懷舊事物與日常謎團的追求者
嚮往偽工程師與玩樂家的二重生活

凡夫俗子的胡思亂想
千言萬語的人們
封裝帶走的文字串
每個蘿蔔都有蘿蔔坑
在大海裡撈一根針
愛串聯的頭版標題
通往羅馬的條條大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